• <dd id="quusw"><table id="quusw"></table></dd>
  • <wbr id="quusw"></wbr><li id="quusw"><tr id="quusw"></tr></li>
  • <acronym id="quusw"><sup id="quusw"></sup></acronym>
  • <menu id="quusw"><table id="quusw"></table></menu>
    <u id="quusw"></u>
     
    新闻搜索:
       
    您好!浙江省杆塔行业协会网站欢迎您!
       
      
    协会动态
    协会动态
    传统制造业:成败就在产业生态
    来源: | 发布者:本文摘自《泰昌报》第110期 | 发布时间: 2018-09-20 | 707 次阅读 | 分享到:

    1、从独自前行到开放赋能

    这十来年应该是互联网大潮滚滚而来的十年,人工智能、区块链技术、物联网迅速变成一个个风口,而后衍生出系列主题产业。但是一直以来,人们天生地把虚拟产业和实体产业隔离成两个部分,这是一种误解。

    从企业的群体角度或企业的生态角度来讲,两者是有机融合的,虚拟产业和实体产业的最终目的是,希望通过两者的结合来为用户提供更加高效、精准、优质的服务,其中涵盖产品和其它内容的服务。

    所以我觉得在中国,特别是在当下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,应该给予更多的警醒,中国现在正处于世界风口浪尖之下,更需要实体经济跟虚拟经济的抱团,就像温州人一样喜欢抱团取暖,携手并进。实体和虚拟也是一个携手并进的过程,如果没有携手,我相信未来互联网也好,实体也好,都会面临一个比较重的压力。

    在理清这个误解的基础上,来谈一谈我对实体制造型企业转型的看法:不管是上市企业,还是中小型民营企业,制造业的利润空间都特别小。制造业在中国发展将近40年,体量庞大,但依然大而不强,企业成本不断攀升,也就是产品价格不涨价,给企业带来很多压力,所以必然面临转型升级的问题。

    其次,中国实体制造业正面临着微笑曲线的概念。何为微笑曲线?

    一笑起来两头高,中间低,研发端和销售端是两头,利润端是下巴。很多企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,两头做得不错,下巴端低得可怜,利润空间很小,这也给企业自身带来了很大的压力。

    如果能通过新经济的技术,让利润端也高起来,实体制造企业会笑得更灿烂。

    2、通过智能集群的联盟形成制造业的

    纵观我国制造业的发展,从第一批老企业家创办企业开始,当时更多的是基于产品的竞争;进入21世纪以来,尤其在20002010年间,是基于产业链的竞争。

    企业基于产品的制造和竞争实现了发展,然后通过产业链的形成,构成了其综合实力。比如温州的青山特钢,是千亿级的企业,从印尼的采矿到后来的加工冶炼,再到后来的销售金融,一整套产业链,构成了它在不锈钢产业的龙头地位。

    产业链竞争到现在这个阶段也面临着重大的压力,对于未来的制造业,我认为下一轮竞争的节点应该是产业生态的竞争。

    产业生态的竞争不一定基于现有的产品,比如说原来做不锈钢,后来不一定一直做不锈钢,可能会做文化用品市场,这都有可能。所以我觉得未来的产业生态系统是以智能为核心,这是所有人都要面临的一个问题。

    有人谈到技术生态的形成,企业做了很多技术,为实体企业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,对于实体制造企业来说其实就是一种生态。我们所讲的工业4.0、智能制造2025,包括运营也一样,也是需要通过智能集群的联盟形成制造的墙。

    我觉得各个线上生态的形成都是未来企业要共同去面对的。也就是说,未来的企业一定不会是一个单打独斗的企业,我的理解是打群架,群架中你的人越多,或者你的生态越强,你的竞争能力越强。

    3、转型探索如何破局?

    站在制造业的角度来讲,新技术新概念逐渐渗入,制造巨头们也纷纷入局,但表面花团锦簇并不意味着此后会一马平川。

    有时候从蓝海到红海只不过一瞬间,更何况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复杂程度超乎想象。究竟制造业转型升级如何破局?新技术新概念如可嫁接制造业?

    转型升级是必然,但也要量力而行,不要盲目做过多的投入。制造业本身利润很低,但是转型升级要有规划,随时观察外部环境。总体来说,上半年去杠杆,所以下半年来说稳杠杆,要有稳健的政策,先有规划,然后要找资源。

    人才的支撑很重要。所谓人才指的是新产业经济下的新人才,传统的加工人才会慢慢被替代掉,不管高端产业还是低端产业,人才的供给都是王道,没有人才一切都是空的。

    要转变思维,特别是实体企业,不能再用传统的方式来思考,要用互联网的方式解决问题,互联网在商业模式上是一种技术手段,但除此之外,它所衍生的互联网思维是更具有价值的。原来的互联网更多的应用在2C阶段,未来的互联网要思考如何应用在2B阶段,让产业升级,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。

    政府应适当引导。不管是政府这几年在推的智能制造,还是外国推的工业4.0,对于制造业来说,政府需要及时给予更多的关注,让企业在外部生态环境里面,相互融合,良性竞争。

    所以,今天的智能制造,是一场复合式的革命。未来的新技术会与制造业做深度的对接,通过生态的形成进而给用户提供高效、优质的服务。只有用户享受到了便利和利益,技术和产业制造业才会有一定的价值。 


    (作者:集团董事长兼总裁  张鹏飞   选自《锌财经》)



       
    极速飞艇微信群